火祭

【刀剑乱舞】本丸审判?!

·嘿我回来啦有小天使想我吗
·轻微的All婶
·欢乐向为主
·小小ooc






一期一振对于为什么要在这个点开会表示一头雾水。 尤其是这是哄睡所有弟弟们以及没收审神者黄色音频之后的深夜里。 

一期拉开仓库的门。 “刷———”寒光闪过。 要不是凭借多年的出战经验,此刻的他早就被捅碎成渣渣。 还没等他开口,后面的狮子王和烛台切就冲了出来,制住狂怒的长谷部。 烛台切示意他把仓库门关上。 

仓库灯光暗淡,每个刃看他的神情都不同。愤怒?还是惋惜之类的? 一期在临时用木炭搭的小桌子边坐下。

 本丸审判,正式开庭! 首先发话的是本丸初始刀加州清光,他把手机调到某一页面,放到一期面前。“喏,先看这个。” 一期觉得这可能和在场的刃敌视他有关,就接过手机。 

(以下为手机内容)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火祭宝宝】 【哎呀嘛,咔咔的!@鲶鱼没有尾】​ 【☆乱是佳人,☆骨头没有钙,☻一二三四五上山找老虎,☻枣药丸………等二十八人点了赞】

 “怎么了吗?”一期开口道“我想「鲶鱼没有尾」应该是我弟弟。但这很可能是玩笑啊。” 

“不,”清光嘟嘴收回手机“这只是个开端。” 

“为什么短刀点赞都快一些呢?啊不,现在不说这些,先请长谷部君说正事吧。”

光忠一边说一边还要去拍长谷部的背。

 长谷部故作振作道“今天早上,一向早起的啊路基不仅没有起来,还还…对我说……” 长谷部突然掩面——说不下去了。

 “额……我来说吧。”光忠接话,“主殿她说,她前一晚上运动过量,腰很疼,想晚些起来。” 说完这些,他还露出迷人的微笑看着一期,仿佛就和“明天吃乌冬面”一样正经。 不过明摆着意思就是“给个解释或者给些消息”。

 “我是真的不知道鲶尾他把主殿给……不,这肯定是个玩笑。” 一期的措辞差点把所有一期一振的形象都给毁了,说明他此刻的震惊。许多刃默默把他拉为同类。

 “可不是玩笑哦?”三日月放下茶杯,“昨天的近侍可是鲶尾殿下,自始至终。” 

“什么叫自始至终?”和泉守一边揉头发一边问“难道还换人不成?”

 “是这样的卡内桑!昨天的近侍任务是陪审神者大人去现世。”堀川侧头对和泉守解释着“三日月殿下的意思就是陪审神者大人去现世的就是鲶尾先生。”

 “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毕竟她也没有表现过喜欢鲶尾吧。”和泉守追问。 

“哦!表现出来过哦!”众人的目光聚焦到鹤丸身上,好像已经忘了嫌弃他平时各种搞事带来的麻烦。 “有天我拿着毛毛虫跟在鲶尾身后,在走廊上,审神者迎面走过来,然后她就突然愣在原地,不一会儿转头就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审神者她可脸红了啊。” 

此时一片安静,并没有刃想吐槽千年老太刀的视力。

 “还有还有!发生在昨天早上的一件事! 昨天早上我亲眼看见鲶尾和主人出门的时候穿着她的校服!”安定突然发话“昨天早上我在扫地,正看见他们出门。” 要不是一期在场,安定的这种语气下一句可能就是“首落死吧鲶尾那家伙”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宗三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开心。

 “我这种仿品……果然不会被重视……” 沉默。

 “可是小姑娘从没有说过她的择偶类型之类的?还是不要那么悲观吧。”石切丸发话。 

“这就错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所有刃回头一看—— “等等药研你怎么在这里?” 药研并没有回答一期尼的话反而掏出一张表向大家展示。 “这是做近侍的那天看到的,虽然很不礼貌,但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以下为表的内容)

 1请问你的嫁刀是? 真的没有,大家我都喜欢。

 2你希望谁作你男朋友? 鹤Ball会比较有趣!

 3你希望谁作你丈夫? 光忠!可以把我喂的胖胖的。 

4你希望谁作你情人? 青江。感觉可以不负责任的样子。

 5你希望谁作你兄弟? 髭切和膝丸。

 6你希望谁作你儿子? 博多会比较省钱。 

7你希望谁作你父亲? 一期。超级严。


 看完后同时爆出了“真是吓到我了”“哦呀?不负责任的样子吗?”“我对主殿太过严厉了吗?”“难道只是因为食物就……真是不帅气”的声音。

 “那些没上榜的就完全没有希望了吧……”膝丸长舒一口气,伴着长谷部哀嚎的BGM。

 “依我看有些上榜了反而没有希望了,比如像什么父亲儿子之类的?”髭切说着,一边拍着膝丸的肩膀“是不是啊上榜丸?”

 “是膝丸!阿尼甲!”(眼泪汪汪) 

然后,一众刃就“是上榜的刃有希望还是没上榜的刃有希望”开始争论。 

本丸审判。休庭。

 真相揭晓时刻:

 hello~我是审神者火祭,不过叫我火祭宝宝就好啦。 

在知道鹿晗小哥哥有女朋友之后我立刻就告诉了乱酱。不过他说他无感。好吧我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女朋友来的太突然!早上一起出阵的兄弟晚上就脱单!然后就和鲶尾合作搞事啦! 结果一群短刀们还开开心心点赞了……不会有人当真的吧?

 然后第二天学校防不胜防的来了个体能测试……跳远,跳绳,50米,仰卧起坐,居然还有八百米! 但是听说查的不严可以找人代考。 由于我是长发单马尾,个子不算高,拜托鲶尾不是更好啊哈哈。 聪明机智的我顺利在鲶尾的帮助下只剩仰卧起坐。

结果看到了体育组长和蔼的微笑……… 鲶尾他他他…跑到太快跳的太远了……听说体育组要把我带走的那种程度了! 

于是我毅然决然的推开鲶尾,自己躺上了仰卧起坐的机器。 32个已经是极限了,不过好歹把体测总成绩拖了下来-_-# 

做完后我还可以拍着鲶尾说“老铁啊,我还能再来几个!”结果睡了一觉后,腰剧疼…… 我的体育这么差的事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但是长谷部吗……还是和他说实话好了。

 啊咧咧? 我怎么觉得仓库那边有嚎叫声呢? 听错了吗? 

【刀剑乱舞】乱的极化书信

·轻微的乱婶
·九月超级忙但是乱酱是我的初锻刀
·所以这个鱼还是摸的光明正大的





致主人:

我到京都啦!也就是所谓的“寻找自我”吧。

京都的街景令人怀念……话虽如此,这之后被一把火烧成了荒原。

时隔太久,我都不认识路啦——!

因为还想集中精力探险,今天就写到这里。

还会给你写信的!



致乱酱:

今天被一期尼困在房间里补了一整天的公文……

果然没有你就没有人能带我跑出来啊……不要问鲶尾和鹤球球去哪里了……(他们被一期扔去远征啦)

本丸邪恶势力四巨头只剩我一个了( ̄▽ ̄)

回来以后一定要和我讲讲京都的街景!还有漂亮的小姐姐!一定要!

不认识路了吗?那可要小心一点啊。

好好休息吧。

等你的下一封信哦。





致主人:

哎呀——真是败了。

四处走走转转,结果被误认为迷路了,还被带走保护了起来。

啊,不过不用担心,我在认识的人哪里。

捡到我的是细川胜元先生,我原来的主人,也是我名字的由来。

嗯,不过他似乎没有认出我,还请我吃鲤鱼。

我过的很好!




致乱酱:

说了路上要小心吧-_-#

这还好是在京都,要是在现世,乱酱这么可爱肯定会被拐走的!

我考虑要给你改名为“乱跑藤四郎”

哈哈哈开玩笑啦

细川胜元先生吗?真是好人啊。

没有认出你的话也不要太伤心,你要想,你能和细川先生在见面就是浓浓的缘分啦!

我不知道鲤鱼还能吃……我以为就是转发的那种鱼……(光忠说可以吃=_=)

没有你在感觉好无聊啊……





致主人:

人类真是奇妙,文化繁荣,又精通政治,却还是会引发战乱。

果然,太聪明就会开始想一些别的事情,反而不好。

嗯——开始担心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主人会不会开始想一些不好的事情呢?

想到了,让主人沉迷在我的魅力之中好了。

好——的!既然这么决定了,寻找自我之旅也宣告结束,差不多该回去了!





致乱酱:

啊啊啊昨天做了个噩梦。

也算是不好的事情吧。

我梦见你受了伤回来,但是本丸没有修复材料……

呜呜呜京都不好玩就快回来吧

好玩你也回来吧,我好想你(^ν^)





修行归来

我接到主人的最后一封信时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但还是加快了速度。

每当想到她一手撑头,咬咬笔然后小心地写上“我好想你”这几个字,我心中要回去的感觉就更强一些。

我回到本丸的时候是深夜。

嗯,吵醒所有人也不好。

在见一期哥和弟弟们之前我想先去找她。

咦?房间也没有,茶室也没有。

我只好先回房间。

额…被子里有人?

啊哈!是睡熟的主人!

主人真的是,好~可~爱~

我悄悄地亲了主人的额头……

嘘!保密哦!

今后也要好好保护主人!



【刀剑乱舞】和主上的绝赞约会中(喂)

·ooc预警


Ver鹤丸

和主君去玩过山车

到了最高点过山车故意慢了下来

她转过头,用可爱的眼神望着我

她肯定是害怕了

我正准备牵起她的手

她开口道:

“鹤球球,那边激流勇进不排队了耶……一会儿去玩怎么样?”

———《阿鲁基的侦查真是下了我一跳》《“好…哇哇哇哇……”(过山车加速下降中)》




Ver一期

我和主殿去玩摩天轮

但是摩天轮似乎出了故障

我们在最高点停下了。

“主殿,摩天轮似乎出了故障呢。如果您害怕的话,不妨……”

“哦耶!这玩意儿终于可以转快点了。”

———《???》《这和主殿看的小说里的情节不一样》《主殿似乎认为摩天轮坏了就能呼呼呼的转起来…》




Ver青江
游乐园吗?似乎鬼屋的人气最高呢

阿鲁基进去了呢

我说的是鬼屋哦

我跟在她后面

“如果害怕倒是可以依赖一下我哦?”

她翻了个白眼

“青江,你看墙上那个女鬼连胸都没有…”

———《很在意里面呢》《我说的是女鬼哦》



Ver小狐丸

和主上去极地海洋世界

她看那些白色的北极狐看的很开心

回去的路上她凑到我旁边说

“还是小狐可爱”

“主上这是在表白吗?”

“???”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意思是小狐狸可爱而不是说我》《嗷=_=》




Ver安定

和主上在公园

她把饼干拿去喂鱼

她本来想把饼干给一只落单的小鱼

结果一只大鱼窜过来抢走了

她气愤的大叫

“首落死吧小肥鱼”

———《这句话好耳熟》《主上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加州清光你不要笑了》



Ver大典太

和主上去玩所谓的跳楼机

走下来的时候她眼里充满了泪水

她踮脚拍着我的肩膀说

“这是当时为了接你坠机五十多发的感觉…”

———《我吗?》《我这种刀还是回仓库比较好》



Ver虎弟

我和主君去海洋馆玩

结果她进门的第一句话

“哇,全都是能吃的海鲜。”

———《这里是海洋馆对不对》《我们没有来错啊》《肩上的龟吉抖了一下……》


Ver膝丸

阿尼甲和阿鲁基今天去动物园玩

动物园在给蛇宝宝征名

阿鲁基说叫 翠花

阿尼甲说叫 膝丸

那是我的名字,而这还不是关键

等他们回来

“哟!翠花丸,今天随便给动物起了个名字叫膝丸…”

———《阿尼甲那是我的名字QAQ》《不,我才没有在哭》

【刀剑乱舞】噩梦这点小事

·呜呜呜昨天晚上做噩梦快安慰我
·不同的婶 还是没有名字哒
·ooc注意
·看到最后卡内桑迷妹们不要打我










Ver和泉守兼定(正经……)
从噩梦中醒来,还在大口的喘气。

还好没有把身边的人惊醒。

本来是枕着他的手臂睡的,你默默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脸紧贴他厚实的胸膛。

不是有人吸猫吗?

我可以吸和泉守啊~

一边想一边真的吸一口气~

满满都是熟悉的味道。

然后甜甜的睡着了。

忘记了噩梦。

殊不知,

当你的呼吸又均匀后,

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看怀里的你,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Ver小夜左文字
从噩梦中醒来,叹了口气。

转过身刚好对上他在夜里默默凝视你的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啊小夜,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被人刺杀。”

你挠挠头笑道“明明生在这个时代却会梦见被刺杀,真是奇怪啊。”

因为都是平躺着的,所以他可以像你平时摸他那样,伸手摸摸你的头。

在你还愣住的时候,他说:

“我会向主公的梦魇复仇的,安心吧。”









Ver一期
“主殿?你还好吧?”

隐约听到一期的声音,才得以从噩梦中睁开眼。

“嗯……没怎么。”

“刚才听到您的梦话,大概是「救救我」之类的。真的不要紧吗?”

撞上他急切又真诚的视线,你只好坦白

“其实,我梦见被火烧,然后逃不出去。明明是一期的经历……呵呵,是不是感觉我莫名其妙?”

“没有这回事。”

“总觉得这像是另一个人的经历,但感觉很熟悉啊。”

一期在你的床边坐下,“有人说梦里可能是人的前世之类的。总之多种多样了。”

“前世?真的吗?说不定我前世就是粟田口家的人呢。”

说完这话你才觉得内涵太直白……

呜呜呜一期会困扰的吧……

拿被子蒙住自己羞红的脸

一期轻轻把被子从你脑袋上拉下来

“不要蒙着头啊主殿。照这样说的话,如果您愿意的话,这辈子也可以是粟田口家的人哦。”





Ver清光
从噩梦中醒来,反而觉得现实中的东西也有些不真实。

直到感觉到清光的手还环着自己的腰。

梦里有个衣着华丽的女子用不屑的语气说着“你配不上清光”

清光的确是个优秀的刀剑男士,当然也是优秀的男朋友。

自卑感似乎渗透到梦里了呢……

很想转过头去看看他的睡颜,但这样势必会吵醒他。

“怎么了?又做那样的梦了?”

“啊,吵醒你了呀。对不起。”

“这有什么要道歉的。”

他捧起你的脸,温柔的说“那么我再说一遍:你是一个优秀的审神者,而作为恋人,你在我眼中甚至是完美的。”

你脸红着拍开他的手“知道啦,听了好多遍了。”

他轻笑,“一直要说到你感觉到我是爱着你的时候。”





Ver和泉守(搞笑来的………)

梦见被八歧大蛇缠住,无法呼吸

……………

醒来发现

被他的头发糊了一脸


耶耶耶耶!开心到爆炸!你孙女不会去跳河啦!有在好好更文的!再次表白我的婚刀清光光~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一期)

*严重ooc预警
*校园paro
*女主没名字
*私设:女主严重中二
*感觉到是一期先喜欢婶的了吗





1

我的名字叫一期一振。

非常抱歉这篇得由我来写

因为我的同桌说话

你们大概无法完全理解。



2

她称自己为魔法魔王少女第七代

包括我们第一次见面

她也是这么介绍的。



3

这就是其他人所说的中二病吧

比如

写完作业以后

“多亏了一期殿下的魔法笔吾才能得以破解封印”

其实她的意思大概是

幸亏有人借了她铅笔她才能写完作业然后去活动

跑完步以后

她总是抱着班上其他女生

说是要“补魔”

我个人觉得意思大概是

要休息一下?

……

总之她是意外的不让人讨厌的类型



4

她自我介绍的时候

名字的前缀太长了(她自己加的)

我真的很认真的听了

还是没有听全

我礼节性地让她再说一次

用她的话说

这种行为“刷高了好感度”

她赐我

不对

给我起了个名字

“魔法同桌一期殿下”



5

她做事其实特别认真

学习成绩称得上优异

可是她对于非学业非生活等的方面

脑回路非常

清奇

尤其是恋爱方面




6

有男生用英语给她写了封情书

她当着我的面拆开

正当我在犹豫着问她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时

她掏出红笔

找出了一个语法错误

还耐心写了知识点

然后

还给了那个男生

但是那个男生都快哭了

她也看出来了

她哥俩好地拍着那男生的肩膀

“英语水平还可以的,伤心个啥。”



7

不知道为什么

她看她花式拒绝那些人

我觉得

心里很舒服



8

有次上课我偷偷看她被发现

她不仅没有脸红娇羞

还问我是不是要找她借钱

我???



9

其实我一直以为女生都会想当公主

所以当她力邀我在她组织的班级舞台剧里演王子的时候

我欣然同意了

…………

结果

呵呵

饰演公主一角的不仅不是她

还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

三日月宗近



10

剧情相当简单

魔王绑架公主王子在众人帮助下救出公主

偏偏演出相当成功

我和三日月同学夫妻的“美名”

传遍了整个年级

然后整个学校

…………

顺便说一下

她演的是魔王

因为剧情需要我还得把她打倒在地上

…………

整件事与我的想象

相差太远




11

还有一件发生在我们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我先用她的话来描述吧

“吾感知到弱小命运的悲叹,魔法赐予我与太阳并肩的力量”

实际上是

她帮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上树捡羽毛球

结果下不来



12

她没有那么傻

什么往下跳的

我找校工借了梯子

就在她已经下到倒数第三节的时候

她大概是要和我讲讲这个“激动人心”的经历

回过头

脚踩了空

她和扶着梯子的我一起摔在了地上

当然我护住了她

所以手骨折了



13

虽然骨折或多或少给学习带来不便

但是不得不承认

她的那句

“一期殿下为了我而受伤,本魔王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真的让我觉得这伤值了

我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当然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

“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接着她的下一句话让我震惊

“那么要和本魔王签订恋爱契约吗?”


14

其实内心的回答是

“要要要要啊”

可是

不能毁了“一期殿下”这个形象

“可以吗?”

“当然(◦˙▽˙◦)一期殿下闭眼”

她在我唇上啄了一下

当我睁眼看见她红着脸低着头

“契约仪式完成…………一期也不会离开我了…………”

然后她跑了出去

…………

天啊好可爱



15

我是药研藤四郎

恕我直言

我觉得我哥可能撞坏了脑子

他现在一个人

在位置上傻笑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安定)

严重ooc预警
*校园paro
*女主没名字
*私设:女主和安定都是学渣
*比较甜?
*下篇预告:一期尼




1

我的同桌叫大和守安定。



2

我一直向他抱怨要是有一个像清光那样的同桌

可以一起聊天看时尚杂志什么的

他冷笑

“世上第一丑和世上第一傻在一起真是绝配”

你绝对想不出这是他说的话

3

我的同桌扎黑色的马尾

像大狗的尾巴

有蓝色的眼睛

嗯,就像一只傻博美一样可爱

陌生人真的很容易被他的颜给迷惑

其实他的内心是个大魔王



4

比如吧

上课睡觉还恰好被老师点中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在他身上时

他站起来就是一句

“同桌说选A”

你觉得我傻吗?

他自己说A那就肯定不是A啊

我站起身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与威望

“老师,选D!”

老师:

“这是语文课!”

“都给我到后面站着去!”



5

站在后面我们都习惯了。

我是一个从来不好好学习一心修仙的学生

被老师看不过眼是常态

安定则是因为每天不穿校服

他总觉得他那件大葱一样颜色的羽织最帅





6

我们同时开口:

“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惊讶的看着对方

他向我抬了下手示意我先说

“戏剧社的表演……额看台词去了。”

“诶诶?你这种人都在戏剧社啊。你们要表演什么啊?”

“冲田总司和土方岁三刺杀芹泽鸭那一段历史故事。”

“啊?冲田君?谁来扮演的?”

“就是你眼前的这位天才!”

没想到他对冲田相当了解

在教室后面难得愉快的聊了好多

老师:

“站到后面还讲?站出去!”



7

安定宣布要当我的私人指导

说是“怕你把冲田君演砸了什么的”

其实我估计他是要去勾搭社团里的漂亮小姐姐




8

“如果是冲田君的话会这样拿刀”

他一边说一边站到我后面

把我环在他身前

手覆盖我的手来教我

“知道了吗?”

“哦……哦嗯……”

“啊”他也意识到这个动作太暧昧了立刻跳开

我就知道他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你身上怎么一股清光那笨蛋的味道?”

“哈?你又怎么知道清光身上什么味道啊?咦咦咦?”

“小猫咪回答我哦。”



9

我和同桌互怼是日常

不过都是第一节课吵架课间就和好

然后合伙去坑前桌和泉守

但是安定这大魔王真正要发火的时候

会眯起眼睛叫我小猫咪

人啊

该怂就得怂

我也没有问过为什么是小猫咪不是其他什么动物

弱弱的回答

“我妈买洗衣液的时候遇到了他妈妈,然后买了同样的。”

“哦?真的?”

“真的真的。”我点头如捣蒜。



10

演出还算顺利

戏剧社一如既往的拿到最高荣誉

碰巧指导老师让我去领奖

碰巧颁奖嘉宾又是清光

我对着耶稣玛利亚观音佛祖发誓

他真的只是夸了我演的不错

碰巧这一幕让安定看到了



11

接下来的一周是双十一

学校里弥漫着脱单的气氛

反正不关我什么事

我坐在位置上发呆

安定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

又开始他的魔王嘲讽

“哦呀?没有收到亲爱的清光的情书而不开心吗?”

他从颁奖那天起就天天对我冷嘲热讽

又不知道原因

我忍到今天已经很不错了

“我要解释多少次我对他没有男女朋友之间的喜欢!”

“都快执手相看泪眼了还没有?”

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光昨天晚上逛某宝等降价到零点现在没来学校……

所以没人出来解释

那一瞬间我恍惚中了邪

对着他离开的背影一个字一个字的喊出来

“大 和 守 安 定!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天天欺负我!”

这是我毕生干过最无脑的事

没有之一。



12

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苏

什么安定转过头“你终于承认了我也喜欢你”之类的

这件事被刚好经过的班主任听到了

…………

我们默契的解释为这是在练习剧本



13

许多个毕业的午后

“小猫咪,你那天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

“如果骗我就要首落死哦。”

“哦?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他枕在我膝上眯起眼睛看着我

我又怂了

“好好好,我知道你喜欢我。”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药研)

*严重ooc预警
*校园paro
*女主没名字
*私设:女主相当体弱多病
*一如既往超级甜
*打算写个系列了下篇想看谁呢?

1

我的同桌叫药研藤四郎。

2

其实第一次见面是在新学期开始后的第三周

这天我才来学校

我因病休学了一年

都是新面孔了

新的班主任居然还给我安排了同桌

不过迟早会因为我的长期缺课而换走的吧

我就是抱着这样一个心态在他旁边坐下

3

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在我又惊又喜的表情中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

“听一期哥提起过你,他和你是同级生……”

4

药研是个完美的好学生

无论是笔记还是成绩

而其实医院生活很无聊

这些课我都自学过

所以上课就用来观察我的这位同桌

嗯……

他眼镜度数似乎不高

虽然上课戴着

不过体育课和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没有见他戴着

药研的瞳色是相当淡的紫色呢

观察的过程中被发现了……

同桌的耳根红了哦

5

课间我们总是聊天

从来都是从他可爱的弟弟们聊着聊着话题就到了我身上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病情吗?”

这是我常听到的客套话

于是笑笑说“总之很复杂啦。”

“如果你愿意讲,我愿意努力去听的。”

6

我常常开玩笑说

“药研像弟弟一样啊”

他总在这时十分严肃的回答

“不像。”

7

夏天的体育课是最难熬的

即使我不能参加剧烈运动也要下楼去

那天大概是中暑了吧

根据男同学们的形容就是

两眼一黑就倒地上了

据女同学们说同学说

后来是药研公主抱的姿势把我抱上了二楼的医务室

8

即使很少来学校我也知道有很多女生喜欢药研的

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有待考究

说不定是她们自己的幻想呢

“药研?”

“嗯?”他从切割磁感线的题目中抬起头看着我

“后来是你带我去医务室的吗?”

“嗯?嗯……失礼了。”他反常地低下头不看着我说话

“这没什么哒,我还要好好谢谢药研啊。”

说完他好像想起什么的又抬头

“这可不是弟弟会对姐姐做的事哦。”

9

每天放学我们有固定的对话

“你明天来学校吗?”

如果答案是来

他会微微一笑

“那么明天见。”

但是我的答案大多时候是不来

他也是一笑,

有天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笑

他一愣

想了一下说

“给你留作业呗。”

“药研,其实不用这么客气……不留也是可以的……”

10

进入盛夏

“明天运动会,你来吗?”

“药研有项目吗?”

“有。”

“那么我向医生争取一下下午过来好了。”

“嗯。”

“明天加油哦!”

“借你吉言了。”

11

当我来的时候正是借物跑

我听着旁边同学叽叽喳喳

药研在上午的跑步中发挥不错

仅次于上一届的长谷部同学

我正在想

等他来了我要告诉他我见过长谷部同学跑步的样子

简直快出残影

所以药研也是很厉害的啦

这是药研刚好停在观众席的围栏边对着我大喊

“同桌,快下来。”

12

我就这样云里雾里的下去了

本来我是想让他拉着我跑完剩下的50米的

结果他皱眉

“不行”

他在我面前蹲下

“快上来,我背你。”

“诶诶?这样不好吧。”

“那我来抱?”

“…………”

13

还是一句“失礼了”之后

我被打横公主抱起来

我本能的环住他的脖子

像个鸵鸟一样埋在头问

“我是不是很肥要不要放我下来……”

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比你想的要轻很多,不如说相比起上次又轻了。”

我的脸腾的以可见速度红起来

一直到终点

他把我轻轻放下

“赢了呢,同桌。”

“嗯!”

14

我一直以为药研拿的借物跑的纸条上写的是

同桌啊或者同班同学之类的

也就没多想

但是药研把那张纸一直留着

“现场你最想保护的人”

我知道以后差点哭出来

那都是后话了

15

秋天是疾病多发的季节

医生让我干脆住院

我和药研的这一届也即将毕业

明明是上午

短信的提示音却响了

“今天还好吗?”

“诶,药研同学,现在应该是你的上课时间吧……”

“不想听。你说数学老师长得像泥鳅,我觉得有道理。”

“哈哈哈哈。小心打字被抓哦。”

每天无聊的日子

因为他好像有那么一点期待了

每天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有天突然想起

“药研,毕业以后你想做什么啊?”

“学医吧。”

“诶?以我多年的住院经验,医生会很辛苦的哦。”

“因为有个傻瓜总是不在我身边,我想她自身也受了很多痛苦吧。”

日语里的他和她发音不一样

“诶诶诶!药研也有喜欢的人啊?不对不对,上升到亲自学医这种境界,是爱啊!”

“哈哈,说的对。”

“哦哦哦,我要告诉班主任,她的好学森药研公然早恋哦!”

下一条信息变成了语音

“告吧,无所谓,你可是当事人之一呀。”

【刀剑乱舞乙女向】撩刀有风险

-标题瞎取:撩刀有风险最后一个是喜闻乐见的报应
-这次可以是同一个婶
-ooc
-格式奇怪我自创的<(▰˘◡˘▰)>

  

有天我看到厨房的桌上放着一张主上写的纸条
“饭在锅里,我在床上”
我确定自己的姿态十分帅气后去她房间找她
看到她睡的很安稳
???
——————————烛台切光忠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意思是‘饭在锅里,我在床上,你去做菜'》



有天我看到主上的留言
“好想吃掉一期,全部♥”
我确保所有弟弟们远征去以后去找她
看到她打游戏打得很开心
???
——————————一期一振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意思是要吃所有的草莓而不是我》



有天我看到主上给我写的纸条
“你的挚爱已碎,凶手是穿蓝羽织的两人”
我提起本体就往新选组房间冲
以为是她受了伤
看到她安然无恙还面带窃喜
???
———————————加州清光
《后来我才知道,她说的是安定和和泉守打碎了我的指甲油》



有天我看到主上给我留的便条
“我衣服脱了…等你”
我一边正想这种事怎么能由身为女性的她说
一边去找她
看到她穿着睡衣和短刀们枕头大战
???
——————————歌仙兼定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意思是我衣服脱了等你去洗》



有天主上亲口告诉我
“夜里很寂寞”
我特意等天黑去找她
看到她和粟田口一家的短刀们在房间里等我
???
——————————笑面青江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让我去讲鬼故事》



有天姬君凑到我耳边说
“你觉得你能不能让我第二天下不了床”
哈哈哈我以为姬君的意思是[哔——]
再结合她常年不外出锻炼
我笑着说“当然能”
我看到她乖乖的在床上睡着
…………
——————————三日月·哈哈哈·宗近
《后来我才知道,姬君是让我第二天把饭送到她床上去。哈哈哈可是老爷爷我前一天晚上就去找她了,现在是真的没有下床啊》

【刀剑乱舞乙女向】霸道萤总爱上我?

·标题瞎取系
· @眉毛子今天也超――帅气的!  @kaka 的点文
·你们可以一起看我还会写一篇萤总的
·ooc你们喜欢最重要

1
萤丸睁眼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长发少女跪坐在锻刀炉前,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嘴里还在念着祈祷什么。

一旁的明石侧卧在地上就像这样_(:3 」∠ )_

“呦,萤丸你来了”

听到明石的声音少女才睁眼“真的?”

“哇!萤丸。”

少女向萤丸扑了过去,意外的这刚得到人身的自己并不排斥这拥抱。

“那我可以走了吗?近侍什么的好麻烦。”

“行行行,明石你走,我有萤丸啦!”

一言一行,这位新的主上都表达对自己的喜爱

看着她的笑容,一种陌生的感觉油然而生,化作脱口而出的

“主上,以后请多指教了。”

2
“主上,政府的文件。”

你好奇的接过来,一般文件萤丸都会帮你完成,这非要你过目的还是头一回

“夏日祭?不要……”

“可是会扣资源的。”

ᕦ(ò_óˇ)ᕤ!政府怎么这么恶心……

“好吧……额, 要带一个刀剑男士啊。 ”

你从床上坐起来,胡乱扯掉耳机

“主上,你去哪里?”

“我去叫石切papa啊?”

“为什么?”

“我这种逛不了多久的人还等着大太刀们扛我回去呐~”

突然萤丸的脸在视线里放大,双脚稍微离地

“诶诶诶诶?”被萤丸公主抱起来了?

“主上不要忘了,我也是大太刀!”

3
路上都是一对对的婶与刀剑男士

对,量词是一对对……

转头看一眼身边本体比人高的萤丸

觉得自己好另类……

萤丸注意到你的视线

“是要我抱吗?”

“不不……不是我还可以自己走。”(其实你心里骂自己怂)

“哦。”

来到买苹果糖的摊位,你看到萤丸看着苹果糖好奇的眼神,

硬是买了一个塞在他手里。

“那么主上请咬一口吧……”

怎么可能拒绝我的萤总?

你顺从的咬一口,

下一刻萤丸就从你咬的那一口开始吃起

啊咧?间接kiss吗?

萤丸又注意到你的视线

“是要再来一口吗?”

4
你发挥出短刀的夜视才在本丸里找到萤丸

你气喘吁吁的在他身边停下

“受了伤为什么不手入?萤丸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

“不要说了,跟我去手入室。”

“不!”

那双绿色的眼睛透着执着

“为什么?讨厌我至少等手入完!”

“我并不讨厌主上,我……我听说你想看萤火虫……”

在你惊愕的目光中他反过来摸着你的头

“不用担心,只要我受伤就会有萤火虫飞来的。”

5
你和萤总在一起了

想想他向你表白那天,

真的是…………

不知是谁给他出了注意让他壁咚

结果他使劲一壁咚

你身后的拉门整个倒了

萤丸整个扑在你身上

惊呆了躲在门后看好戏的一众刀剑男士……

有天你向他坦白,从见面就喜欢上他了ヾ(๑╹ꇴ◠๑)ノ但是没有勇气和他在一起

他摸摸下巴

“果然是尺寸的问题”

嗯?Σ(°Д°;

笑面青江你给我出来!肯定是你教的!